開門紅!安芙蘭早期投資企業“赤子城科技”上市首日飄紅送喜
“捷報聲中一歲去,開門喜迎財氣來”。昨日安芙蘭資本投資的“海外版字節跳動”—— 赤子城科技成功登陸港交所。開盤三分鐘內一度暴漲130%,收盤市值突破32.5億港元,漲幅93.45%。在此前的全球發售階段,赤子城科技更是獲得了1441.83倍的超額認購,成功登頂2019港股“超購王”。

周偉麗(左三)與赤子城團隊在敲鐘現場

 

覆蓋全球近8億用戶,赤子城科技增速迅猛

 

說到“赤子城科技”,很多人可能有點陌生;可是說到“Solo桌面”或“Solo X移動產品矩陣”那可是全球安卓手機的標配級應用。赤子城科技從13年“出海”,推出第一款安卓手機加速器Solo Launcher開始,不斷精準抓住用戶“癢點”,打造手機應用爆品,從桌面壁紙、輸入法到手游、社交、直播等應用,現在的Solo X 產品矩陣已經包含了系統、健身、媒體娛樂、游戲四大子模塊,覆蓋了用戶移動互聯網生活的各個場景

 

截至2019年6月30日,赤子城科技產品矩陣已積累7.97億用戶,日活達3500萬。其領先的移動應用開發能力獲得權威認可,赤子城科技曾被Google Play認證為“頂尖開發者”,旗下產品被評為“全球最佳應用”。

對于B端(企業)客戶來說,赤子城同樣在不斷創造,赤子城科技是國內最早進入海外移動廣告行業的企業之一,搭建了完整的服務體系,覆蓋移動廣告價值鏈的所有關鍵環節,擁有龐大的廣告主及媒體主資源。公司于2014年搭建了面向B端企業的SoloMath程序化廣告平臺,僅2019年上半年,Solo Math為約32萬廣告主提供低成本獲客服務,為約129萬媒體應用提供高效變現解決方案總體營收6991萬元,其中程序化廣告營收6979萬元,占比達到99.8%,基本實現全面程序化。

為了協調平臺上海量的流量資源精確配置,2016年開始,赤子城科技自主研發了Solo Aware人工智能引擎,通過將產品矩陣的用戶行為數據及廣告平臺的分發數據進行整合和分析,精準洞察用戶的喜好與需求,驅動C端與B端業務協同增長。

至此,赤子城科技打造了“CBA”的業務模式:C即C端產品矩陣,B即B端廣告平臺,A即AI引擎。以C為核心、B為協同、A為驅動,赤子城科技保持高速增長。自2016年至2018年,赤子城科技營收從1.37億元增長至2.77億元,三年復合增長率達42.2%。

今年,赤子城科技增速進一步提升:2019年上半年收入1.84億元,同比增長58.0%;毛利1.23億元,同比增長118.0%;經調整后凈利近6254萬元,同比增長88.3%。其毛利率及經調整凈利率亦穩步增長,由2018年的51.1%、21.7%,提升至2019年上半年的66.6%、33.9%。

 

英雄風雨起蒼茫,安芙蘭資本是赤子城崛起的關鍵性助力

 

就像大多數的超凡都孕育于平凡一樣,2014年的赤子城科技還是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小創業公司,公司十幾號創始員工擠在三元橋一個不大的民居里面辦公,創業的方向也不是當時“資本圈”的青睞風口。在這種情況下,赤子城的創始人劉春河和安芙蘭資本的董事長周偉麗見了第一面,“我在他們公司和他聊了半個多小時,出門后我跟吳世春說,這孩子某些方面比你我都聰明,又能吃苦生存能力強。不投他投誰!”回憶起當年的情景,周偉麗如是說。

當時的投資經理,現任合伙人的談文舒介紹了當年的投資邏輯:“那時候我們覺得,第一、當時國內互聯網流量的成本漲的有點離譜,14年比12年,短短兩年時間,至少漲了10倍有余。而很多海外市場那時的流量還停留在國內10年到12年的水平,也還沒有什么像樣的團隊來開發應用,那時候布局移動出海,時機正好;第二、當時,安卓系統還是比較簡陋的,像Solo launcher這樣的加速工具是剛需,但是全球市場,當時國外幾個主流產品都做的不好,我們使用了一段時間,覺得這個市場機會是存在的;第三、其實,我們最看重的還是他們這個團隊,特別是劉春河的學習能力和成長能力,當時他們進入這個行業也才一年多時間,但是市場上面誰好、誰差、誰用什么打法,他就已經了如指掌了,非常專業,這個因素在當時的投資決策當中占了很大比重。” 盡管當時投資的時候,赤子城并沒有什么收入,但是安芙蘭資本在周總的帶領下迅速走完了投資流程,領投數千萬元,為赤子城科技投入了創業以來的第一筆“大錢”。

后來,在赤子城的融資道路上,盡管遇到過16年欲“借殼”而不準的波折,也曾有過是否要登錄新三板的困惑,但是安芙蘭資本都是堅定的支持創始團隊,相信創業者的選擇。而且,周偉麗還數次幫助劉春河引入關鍵資源、制定發展戰略,然后在背后安靜的等待公司的發展、壯大直至上市。

周偉麗與赤子城團隊董事長劉春河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作為赤子城科技的早期投資機構,安芙蘭資本也做到了與創業企業的“同頻”工作 + 與赤子城的“同速”增長,安芙蘭從14年管理3支基金不到10億規模到19年末管理27支基金過百億規模,雖然中間經歷了一級市場的起起落落,風口數次變換,安芙蘭在不斷為LP創造價值的同時也得到了資本市場的肯定。

在此新年來臨之際,周偉麗表示:“我06年開始做私募股權投資,投過的上市公司也有幾十家了,我們投資的早期企業上市的也有好幾個案例,像東軟載波、特銳德,是我們青島的企業,也是我們一開始就投資的企業。像16年上市的雄帝科技,我也是它們的A輪投資人,雄帝也是經歷了兩輪折騰,上市以后回報也非常可觀,十多年了,我現在還有持有它很多股份;沃格光電,我們投完以后,他們在15、16年那段時間呆在三板上不是很順,后來我們協助轉板主板創百多天快速上市,現在發展得都很好;我說上面這些案例的意思是,就我們投資過的200多家企業,十幾家已上市的公司來說,每個創業企業都可能歷經九死一生的磨礪,只要別犯戰略性錯誤,腳踏實地,扎實發展,上巿是早晚的事。作為我們投資機構,企業長期的、持續的增長和盈利才是我們看重的東西,不能夠只錦上添花,常常需要雪中送碳。現在國內正在經歷資本“寒冬”,很多機構都不敢投早期了,或者投得戰戰兢兢,但是我們還是堅定的支持早期企業,支持創業者,投資‘’高冷黑硬‘’科技領域,我們有耐心也有實力陪伴早期企業成長,希望可以未來投到更多的像劉春河這樣的創業者。

“百億規模,百家獨角獸”是我們不懈的追求,今天又實現了一個小目標,未來希望可以聽到100次鐘響,也等待政府政策調整后,有一次是安芙蘭資本自己的上巿鐘聲!
?
Copyright 版權所有 ? 2013-2018 北京安芙蘭投資有限公司
四川快乐12走势图基本